× 翻译是不同文化交流的桥梁,翻译是全球化过程中的一个重要角色! 翻译是不同文化交流的桥梁,翻译是全球化过程中的一个重要角色! 在这里你可以享受翻译的乐趣,在这里你可以与他人共同学习共同进步分享翻译的酸甜苦辣!竞争、淘汰!翻译竞技,欢迎各位翻译高手来这里打擂!请文明交流,请勿人身攻击!

Topic-icon 600元懸賞最佳翻譯

  • Wenshang
  • Wenshang的头像 题主
  • 离线
  • New Member
  • New Member
更多
2013-12-11 03:01 - 2013-12-11 03:01 #1 Wenshang
600元懸賞最佳翻譯 was created by Wenshang
全文如下,是我一個同學申請出國的文章,需要優秀譯者幫助翻譯。最好的譯者將以600元通過支付寶酬謝。請聯繫maxguo1988@gmail.com
欧里庇得斯——破坏性的动力
摘要:尼采认为古希腊悲剧死于“理解然后美”的原则,经由欧里庇得斯走向衰亡;同时欧里庇得斯代表的苏格拉底理性主义不仅仅是一种消极的力量,其中蕴含着悲剧再生的可能。因而从更终极的层面推断,欧里庇得斯对悲剧的破坏是一种促成其再生的动力,是悲剧最终复返的必经之路。再生后的悲剧因经历了这种批判过程而拥有比希腊悲剧更稳固的根基。
关键词:酒神 日神 理性 消解 复归

在《悲剧的诞生》中,尼采认为悲剧是作为人的最内在基础的酒神精神与美化个体化外观的日神精神相结合的产物,目的是展示在现象的不断毁灭中指向生存核心的永生。悲剧的主角是经历个体化痛苦的酒神,他们在日神外观的包裹下最终暴露酒神的本质,从而认识到万物根本上的浑然一体,获得回归的快感、得到解脱。而欧里庇得斯用理性逻辑取代了悲剧的核心酒神精神,并用虚伪的模仿出的激情取代日神的外观,其创造出的“悲剧”已不是真正的希腊悲剧,更谈不上有任何的审美的艺术性。这种对悲剧精神的颠覆具体体现在悲剧故事主角的平民化、细致的人物性格刻画、开场悬念的取消、故事的论辩色彩等方面。
以欧里庇得斯的代表作之一《美狄亚》为例。首先,神的形象已经在其中绝迹,全篇故事讲述世俗社会的凡人生活。虽然美狄亚作为太阳神的后裔,掌握一些魔力,但很明显的是,戏剧作家对她的特异之术的描写与其说是想要凸显她的神性,倒不如说是为她之后世俗生活中遭遇抛弃的凄惨和最终报复成功的结局做铺垫的手段。美狄亚实际上是披着半神外衣的完全的人。另外,虽然剧作中多次提到向神发誓、祈求神的帮助,但神在故事中并没有发挥任何作用,是主人公独立完成了复仇的整个过程。这种悲剧角色的设置就首先违背了尼采所说酒神精神代表的普遍化原则。在真正的悲剧中,主角应该是一种抽象的精神——酒神精神。这种精神代表了人最本源的生命力,通过“神”现象化的呈现。悲剧神话中的神通过使人惊异的反叛行为最终暴露这种酒神本质,因而神本身也是抽象、普遍化的。之所以悲剧能给人带来最深刻的触动,就是由于这种揭露最普遍、最明晰本质的抽象性,换言之不确定性。正因为塑造形象之抽象,所以其内涵反而广阔、深刻。不确定的事物蕴含着最大的确定性。如果主角是具体的人,那么所反映的无非只是其人的经历、性格,或者是他(她)所代表的阶层的意志,如美狄亚所谓的代表受压迫的希腊妇女的形象。因此,对平民的描写使悲剧丧失了唤起人普遍生命意志的深刻力量,使人仅仅关注于情节反映的具体的人的世俗生活。这种对不确定性的消解还体现在欧里庇得斯对人物性格的细致刻画上。虽然这种善于描述人物心理的技巧在后来的文学创作中是一直被提倡和赞扬的,但这在尼采看来,是艺术走向没落的体现。由于对人的个体性格的书写,观众只能感受到对个别现象的模仿,而非受启示从而发掘现象背后最形而上的本质。因而这种模仿甚至是低于现象的,绝无深刻性可言,也就称不上拯救人性的艺术。这反映了欧里庇得斯悲剧排除酒神精神的特征。
其次,《美狄亚》 中充满理性色彩。这种理性色彩在尼采看来,是杀死希腊悲剧的罪魁祸首。在戏剧的开场中美狄亚的保姆现身,交代了事情的起因:美狄亚以背弃家庭、流落异乡的代价成全自己的爱人伊阿宋,却仍遭到他的抛弃,美狄亚的痛苦转化为仇恨。然后保姆作为非常了解女主角性格的知情人预测美狄亚一定会惨烈的复仇。全部的情节就这样被直接地交代给了观众。这种对悬念的取消在尼采看来是不可原谅的,反映出欧里庇得斯“理解然后美”的创作原则。欧里庇得斯为了使观众能够全神贯注于戏剧的表演与台词中的激情,首先消除了观众在理解情节本身的一切障碍。他“有意识”的让观众“有意识”的体会作品。在“审美苏格拉底主义”的影响下,欧里庇得斯用逻辑——在故事中表现之一是提前揭露合理的故事来龙去脉——创作悲剧,这与《被缚的普罗米修斯》和《俄狄浦斯王》中将剧情仿佛无意中交到观众手上的创作方法全然不同。这是因为真正的悲剧诗人是用直觉无意识创作的,因而展现出如梦一般看似呓语的但实则最真实反映人性的故事,正是这种不假思索的创作暴露出人最本质的酒神精神,也使作品具有了真实的灵魂感召力。而欧里庇得斯是带着理性的论辩性思考书写故事,企图在剧作中讨论一个具体的问题,揭露、批判一种具体的现象,所以他急于向观众直白地揭露要讨论的事件本身。这种创作意图下使用的创作方法再次排除了悲剧的酒神本质,因而尼采认为欧里庇得斯不是作为艺术家在创造艺术,而更像是作为哲学家在论辩。这种论辩色彩从始至终贯穿全剧。比如保姆批判女主人愤怒的过度,发表议论:“节制这名词不仅说起来最为好听,而且做起来也对人最为有益”;美狄亚对女人是“最不幸生灵”的著名评论;伊阿宋对女人的诋毁性质的评论等。这些使整部悲剧变成了世俗之人的论争,主人公不过是有些口才的市井之民,用一些漂亮话互相指责甚至对骂。这首先破坏了日神外观的正义、英雄形象,在这部作品中是没有英雄的:薄情无耻的伊阿宋不是,被愤怒扭曲而泯灭母性的美狄亚也不是。同时,这种理性论辩看似清晰、狡黠,但是却仅仅传达了言语本身所说的世俗理念,缺乏超越性的价值。正如前面提到的,因为具体的确定性而丧失了深刻的普遍性。这种理性虽说总是可以给对方以有力的反驳,但同时消解了观众对主人公的悲剧性认同——既然他们都能如此娴熟的对自己的不幸予以回击,那么他们就没有什么悲剧性可言了。这是包含于辩证法中的乐观主义本质,也是尼采认为的使悲剧消亡的真正内因。欧里庇得斯受到苏格拉底精神的彻底改造,认为“知识即是美德”,而“有德者是幸福的”,这样推导出的三段论结果就是“有知识即无悲剧”,这从根本上否定了悲剧的存在。故事中的主人公都是因为太能言善辩、太勇于行动而最终造成了事件的世俗性解决、喜剧性效果,而非终极的悲剧结局。美狄亚行动的果决与哈姆雷特的延宕形成强烈反差,使得哈姆雷特成为洞察真理从而厌弃行动的酒神英雄,而美狄亚则仅仅是世俗都不能完全认同的报复者。正是在这种倾向里,悲剧最终没落了。理性精神在酒神本质和日神美化外观的双重意义上曲解了悲剧。
但是,正如尼采同时发现的,欧里庇得斯所引用的苏格拉底的理性并不仅仅是破坏性的消极力量,他在摧毁了原始悲剧的同时,也迫使艺术以新的形式——如作为小说先导的柏拉图对话文体的产生,真正的诗与悲剧仍在夹缝中继续存在。另外,尼采在德国精神中发现了酒神根基复活的可能。更关键的是,尼采大胆推测,苏格拉底的科学理性走到尽头必定会引发悲剧的复归:当理性的乐观主义发现自己诉诸的可以穷尽一切存在甚至是修正存在的确定逻辑是非逻辑的,自己根本无法穷尽认识的时候,就会有悲剧意识的产生,这时科学理性就会突变为悲剧的绝望和艺术的渴望。这种推断是有根据的,就如受理性支配生存甚至是甘愿为之死亡的苏格拉底对理性的那种极度的、非理性的认同,以及他死前对自己一生都否定的音乐和诗的回归,对一种倾向的极端否定而最终必将导致的复返是永恒存在的。纵观更久远的西方发展史,就是这种理性与非理性的从未停止的交替的接受与批判史。
其实,如果酒神精神正如尼采所说是如此深刻的扎根于人的本源,人类将要如此确定地回归这样的本质的话,我们在此是否可以在更宏观的层面上给出另一种推断:欧里庇得斯,或者说是苏格拉底的理性主义实际上是对人真正的发现自我起到了推动作用的,而非破坏。尼采所说的酒神的希腊人处在人类最天真也是最理想的儿童时期,他们依靠本能无意识的发现了悲剧,发现了艺术,从而掌握了拯救人生的钥匙。可是这种发现是无意识、未经检验的,因而极其容易被更富理据的观点诱导。苏格拉底的理性是人对自身不稳固的认识的必然结果,也只是可能的结果之一。我们可以想象假如不是苏格拉底的理性,在人类文明发展的漫长阶段里,必然还会有其他的导向使希腊的悲剧转向。因此与其说苏格拉底精神使悲剧毁灭,不如说是它促进了悲剧的再生。当有朝一日,人类绕了一大圈终于回归的时候,人们对悲剧的信仰就不会再像希腊人一样不牢靠,人们用高度发达的理性重新认识非理性,从而再度放弃理性而回归非理性。虽然同是超越性的状态,但那时人类的超越性和早期希腊人的已然大不相同。这就如同历经世事后放下世俗、终而向佛的人之于出身寺庙、未涉世事的僧侣,前者虽不及后者的无知的澄澈,却有一种大彻大悟的智慧。
虽然没有研读过其他思想家的作品,但提及人的最理想的生存状态,相信他们所向往的“人的回归”也不是简单意义上的“返回原始”,而可能是这样类似的超越性的复返。因此从这种终极的眼光看,人类走在所谓歧路其实也是走在正确的道路上,因为绕路不可避免,而歧路也只是相对的概念。若人类在诞生之初就找到了正确的方向,沿着两点之间的最正确道路,那么人也就是在沿着最近的道路走向灭亡,而这正确的道路则成了最不应走之路了。不过或许这是对人类荒谬现实的一种辩护。也许是受到尼采悲壮的乐观感染,仍然相信在不可预知的未来,人最终可以为活在当下寻找出一个、或是多重的完美理由。但也可能我们现在就已经活在这样一种未来中了。





参考文献:
[1] 张竹明 王焕生译.古希腊悲剧喜剧集.译林出版社,2011.
[2] 弗里德里希•尼采著 周国平译.悲剧的诞生.译林出版社,2011.

请先 登录注册一个帐号 才能操作。

更多
2014-04-11 09:53 #2 见血疯猴
Replied by 见血疯猴 on topic 600元懸賞最佳翻譯
600元,3600字,报价不算高,不过看在文章写得不错的份儿上,还是值得翻译一下的。

请先 登录注册一个帐号 才能操作。

  • wintersweeting
  • wintersweeting的头像
  • 离线
  • New Member
  • New Member
  • Find time for yourself
更多
2015-03-18 15:30 #3 wintersweeting
Replied by wintersweeting on topic 600元懸賞最佳翻譯
中文还是可以,待细看。

请先 登录注册一个帐号 才能操作。

  • wintersweeting
  • wintersweeting的头像
  • 离线
  • New Member
  • New Member
  • Find time for yourself
更多
2015-03-18 15:43 #4 wintersweeting
Replied by wintersweeting on topic 600元懸賞最佳翻譯
议论文!! 翻出来要有味道,有点挑战

请先 登录注册一个帐号 才能操作。

创建页面时间:0.145秒
核心: Kunena 论坛